点蜡烛

手残型画手,写手。杂食。更新不定。

何同归(六) 凌追

因为之前发的格式给吞了,怎么改都没用只能重发一遍了。
伏笔很多的一章。
---------------------
夜猎的地点离正在落雪的蜀中近,温度也比别处要低。
蓝景仪吸着泛红的鼻子,在询问过居民后与一道的师兄弟准备前往发生邪祟索命的地方。
一连三日,好不容易寻到线索,一路追踪。却在山谷中又失了方向,不见踪影。
等众人反应过来,竟是雪落肩头,追到了蜀中来。只好寻一处客栈落脚。
等进了城,眼前却不是应有的热闹,而是满目疮痍。路边巷角躺满了半死不活,可能已经咽气的乞丐。
蓝思追赶忙扶起一位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老人寻问,那老人似乎是看见了他头上的抹额,一双半瞌无神的突然瞪大,怒目圆睁,充了血,像是快从他那干皱的脸掉出来。
“蓝家!!是蓝家!都是你们的错!你是不是蓝愿!!还是你!你!!”
他发狂似得揪住蓝思追的衣服,另一只手胡乱的指着周围的蓝氏弟子。
“我。。。”
“思追快放开他!”
蓝思追没有料到老人反应会如此剧烈,听到自己名字时更是楞在原地。
等听到惊呼,他只觉得颈间一痛。老人竟是失去理智的伸手要掐他的脖子,蓝景仪一把推开老人,强行分开二人,蓝思追却还是被抓伤了皮肉。
也不知何等怨念,一个枯瘦的凡人竟能伤了修为不低的仙士。
“思追没事吧。”
“没事,只是他。。。”
他木然的给扶起,回过神来。那个老人已经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死了。”
过分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还不等回头对视,蓝思追只觉得胸腔突然雷鼓震震,心脏疯狂的跳动起来。脸色顿时煞白。
不用想,那人定是一身亮眼的黄,腰间佩剑,背上背弓。连那点朱砂都明媚的让人欢喜。
数月未见,蓝思追却露不出以往温和的笑面对他,甚至就差落荒而逃。
“汪!”
正在僵持之间,一声犬吠。仙子迈起腿兴奋的冲到蓝思追脚边,蹭蹭他的衣袍又吐着舌摇着尾围着他蹦跳。摇的脖间的铃铛铃铃作响。
蓝思追勉强露出一个笑,却没有伸手去碰正在索要抱抱的灵犬。
“仙子!回来!”
本碰到许久未见的友人,它兴奋的很,想去他怀里蹭蹭,可不知怎么这次主人没有冲过来就算了,连一向温柔的蓝思追也背对着他们,碰都不碰自己。
抵不过主人的训斥,它委屈的低下头呜鸣两声,连尾巴都搭拉下去回到金凌身边。
“好久不见啊蓝愿。”
他语气淡淡,听不出起伏。
这回是逃不掉了,蓝思追转过身,却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身边五六名师弟也跟着一起。
双手交叠,目光着地。
“金宗主。”
“你!”
金凌原先听闻蓝思追来了这里便想离开,可偏生听到蓝景仪刚才那声惊呼,又忍不住过来看看。可哪想数月未见的故人竟是以尊卑辈分与自己拉开距离。
“蜀中落雪,冷热交替发了瘟疫。这座城便是难区之一。”
金凌三言两语道了缘由,本想问些其他,想想又无话可说。
他看着雪落在蓝思追垂眸时过分纤长的睫毛上,又瞧见他颈间那抹殷红的伤口。无端的消了怒气。
“谢金宗主告知。”
“不用,我也是刚查到这些,现在兰陵有事需回,还不如告知你们让你们继续。”
“承蒙金宗主好意。那思追便带师弟们离开了。”
他缓过气,道了别转身就要离开,颇有些逃跑的意味。
“不用宗主宗主的叫。”
金凌的声音穿过飘雪入了耳,轻飘飘的却镇住了脚。
身形微颤,许久才听到蓝思追轻声的应了一字。
“好。”
几名弟子再次动身,金凌却没有立刻离开。
才走了五步远,蓝景仪就回过头,对着金凌道:“不同行吗?”
他迟疑片刻,摇了摇头,才转身带着仙子朝相反的路离开。
冷清的街只剩雪被踩响得沙沙声。
---------------------
金凌并没有如所说的急着回兰陵,而是在城外寻了客栈,无事可做。
兰陵现在哪有什么事需他急回,不过是碰了面免得尴尬的借口罢。
他坐在客栈供人赏景的走廊,望着本该草木翠绿的月份白雪茫茫。
“该如何。。”
呼出一口雾气,金凌伸手接过那凝的对称冷的刺骨的花,许久才自言自语的道出一句。
在雪地里跳来跳去好一会的仙子抖抖一身碎雪,又跑到金凌脚边。
“他为何什么都不说。”
似是感觉到小主人的心情低落,半人高的灵犬罕见的安静了下来。任由主任抚着毛。
金凌自然知道这几月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温氏余孽”一事。自也知道蓝思追这段日子并不过得多好。刚才瞧见,那本生的温和的样貌消瘦了许多,看上去竟生出一点薄凉的味道。
他不该如此的。
金凌就算满腔怒火,却当对着故人时多不忍起来。他放不下温苑的身份,又对蓝愿狠不下心,终是恼的他不知所措。
不知怎的,许是应了景吧,金凌想起来幼时兰陵一冬日,他给别的世家弟子骂他有娘生没娘养,自己便冲上去打了一架,最后虽损敌一千自损八百也算是把那群人打跑了。可他却高兴不起来,一个人坐在雪地里嚎啕大哭。
最后金光瑶赶来把他急急忙忙的抱了回去,江澄又带他去教训了一遍那几个孩童,想来也是幼稚的很。
思此,他便不自觉的笑了笑。
可再后来呢?
他当了宗主,无人再敢欺他,可那个把他从雪地里抱起的人也不见了。
“金公子,可要同行?”
霎时雪偏偏停了,透出街巷的灯火来。清清淡淡的少年温润的让人移不开眼。
那句话仿佛还在耳边。
他定是望出了自己眼里的寂寞,便悄悄的燃了盏灯递到心里。
还有呢?
还有那次上元节。
一身素白的少年郎在万家灯火中,对他道的那句,我心悦你。
“心悦。。。吗?”
金凌抬头不知看向何处,也不知问谁。
这数月他心乱如麻,直到今日见了,他才意识到原来再如何躲避总归无用,才应着景翻着记忆。
最深的,都是蓝思追温温和和的笑,那句是否同行,和询问后逐渐发烫的心,甚至烫到脸颊去。
“。。心悦。。吧。”

如果当初是这样。
草稿,画的太烂不敢继续🙃
(可能会有后续)

不知道自己怎么画的这么垃圾。。
有姿势参考

何同归(五) 凌追

不知道为什么一放进合集就给屏蔽,第四回了。

所以合集这里放连接好了。

http://mintai125.lofter.com/post/1f707e73_12d2cf1cc


何同归(五) 凌追

忙了好一阵子,算是有时间填空了吧

日常难产

---------------------

也不知是那日一同去找蓝思追的世家弟子哪个多了嘴,把蓝愿竟是温家余孽的消息传来出去。

不出半日,不说仙家百门,就连那平民百姓都躁动不安。

岐山温氏当年所做所为对百姓来说是如何残暴不仁,对修仙各家来说又如何不是,甚是痛恨。

当年温氏强大到只手遮天,众仙家吃了多少苦头才将至斩尽杀绝。这页才算翻篇。

如今十几年过去突然蹦出一个活的温家小公子,谁不是人心惶惶。且不论这蓝愿当年只是温氏旁系的一名五岁孩童,又在蓝家长大,如何有重复温家的野心。

可世人哪听得入这些,流言向来是越传越偏的。不久,四处就流传着,蓝家蓝愿是当年温若寒的私生,本有可能继承家主,蓝愿身上带着温家传下的修仙宝典。甚至连蓝家包庇温家人目的不纯,根本不像世人眼中那样纯洁不染这样的说法也不知从哪流传了出来,可怕的是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一时间那些半大不小的门派都躁动不安起来。

前些只不过针对蓝愿一人,他倒是无所谓,可听到后者时,他突然抓紧了衣袖,眉头紧皱。

自己竟是给蓝家带来了如此麻烦。

前些日子还好,只是仙家交汇时那些门派看见蓝家人不似以往恭敬的模样,而是颇为怪异的轻瞟一眼。

再到后来竟直接有世家寄书信,在信中旁敲侧击的问蓝宗主打算如何处理温苑一事。

蓝曦臣只是淡淡回到,蓝家并无温苑此人。

意思却很明确。

蓝家没有什么温家余孽,拜了师门的不论以往身份如何,此后都是蓝家人。

“小思追也不必太在意,这流言蜚语若是针对你一人那些,过些时日就散了。又轮到传哪家哪家仙子娴熟貌美了。”

魏无羡敲了敲蓝思追皱着的眉头,语气还是轻快的很。

“魏前辈就不要拿我说笑了。思追还不至于受这种流言影响。。。只是。。似乎让蓝家蒙羞了。”

他越说越把头低下去,稍长的刘海在脸上映出一片阴郁。

“唔!前辈。。”

“都说了别在意了,还这幅样子做甚。”

魏无羡收回敲蓝思追头顶的那只手,又捏住他的脸。

“可是。。”

蓝思追被捏着半边脸含糊不清道。

“别可是了,瞎传蓝家意谋不轨的那些,肯定是有哪些不自量力的门派想借这个风头压压蓝家而已,好踩着清理温氏的口号往上爬一爬,提升点威名罢了。”

“这等事交给忘机他们就好,你操心也无用是不?”

“。。嗯。”

“那个前辈。。我脸麻了。。”

“哎呀,干嘛老是前辈前辈的。之前不是叫了无羡哥哥吗?再叫一下。”

“。。无。。前辈。。。”

“真是的,你羞啥。叫哥哥多好听。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别闷闷不乐的,安静养好伤去补落下的课业,不然蓝老。。。蓝先生又要吹胡子瞪眼了。”

“知道了。”

-----------------------

本想着流言蜚语无凭无据自会消散,可那些不上不下好几辈的仙门哪舍得放过这次机会,能不能拖姑苏蓝氏落水似乎都不是他们的本意,借着“清理余孽,替天行道”的旗子在各门各派中崭露头角才是真正的目的。

毕竟蓝氏不说是四大仙家之一,名誉声望又是极好的,这点风波本就不过是蓝氏心善仁慈收留了一名孩童罢。

可这修仙界几十年不出一件大事,世间太平,哪怕你家底门道再好,没个契机也难以在世人心中高个地位,本这种心思便不适修道,也没几个人敢显现出来,平日谁不是一副清高修士的样子,偏偏这两年夷陵老祖现世那些没赶上热闹的便坐不住了,纷纷抓着蓝家养着温家人这理不放。甚至四处散播谣言。

更是有人到兰陵金氏那吹耳边风。

蓝思追伤好后,如往常一样听学,蓝家一切风平浪静,师兄弟也并未多说什么,反倒是更加照顾起他来。

可外面就不是这一番和平友好的气氛了。

“真是欺人太甚!”

“你又怎的了?”

蓝景仪把抹额狠狠一系,鼓着腮帮愤愤不满道。蓝思追见了只是轻笑一下,把古琴装入琴袋。

“你不晓得!那些平日了恨不得贴上来巴结蓝家的门派在你养伤时四处传谣言就罢,这几日蜀中落雪落的早了,他们竟说是什么不祥之兆。。。还说。说。。”

“说甚?”

“说是当年温氏逆天应灭,现在蓝家私藏温氏余孽则是逆天,还扬言要蓝家把你交出去。。。否则过不了多久便会惹怒天道。。。”

蓝景仪越说越小声,可语气里的愤懑倒是一点不减,后又觉得蓝思追听了会难过便又悔自己一时嘴快。

“无稽之谈,无需在意才是。走吧,别让师弟们等久了。”

“。。。那个。。思追。”

“还有什么事?”

蓝思追背上琴正打算推门出去,却见蓝景仪站在原地不动,犹犹豫豫。

“这次去夜猎的地方。。金凌好像也去了。。”

“。。。。”

这应当是蓝思追从乱葬岗被带回蓝家后第一次出去夜猎,本来蓝曦臣和蓝忘机都有意让他避开这风头浪尖,可他却道正如魏前辈说的,闲言碎语罢,无需在意,蓝宗主也不忍拒绝便才同意他这次夜猎一同前去。

他不曾畏惧其他门派的冷眼冷语,也不曾在意过世人如何看他,可偏偏蓝景仪道出金凌二字时,他却如鲠在喉,不知如何是好。

蓝景仪不是第一次见他这幅失魂落魄彷徨无措的样子。却清楚的知晓每次都是因为金凌。

“思追。。你是不是。。心悦金凌?”

“我。。”

他身影一晃,背对着蓝景仪无话可说。

给看出来了。

他心悦啊,当然心悦啊。那个人那么好。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舒展皱起的眉头回身对着蓝景仪露出一个勉强到难看的笑。

可是我不配啊,你知道吗?

“不可直呼金宗主全名的景仪。有失体统,给先生发现了是要给罚的。”

“。。。”

“走吧。”

蓝景仪抿着唇,看着他推开门,任光把身影吞噬。

如果恶友突然变成小孩子。
p3是不走心的摸鱼,脑补道长蓝大带孩子。
前情戳目录哦。

如果恶友变成小团子。
瑶瑶:我现在也是小孩子。
洋洋:你变了。

有空可能会上色8
初见晓薛
挫骨扬灰的情姐姐
蜡烛的沙雕日常。

冬雪思君。
广东突然降温了真的好冷好冷,大家记得多添衣。
我也好想穿大披风。(゚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