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蜡烛

手残型画手,写手。杂食。更新不定。

何同归(五) 凌追

忙了好一阵子,算是有时间填空了吧

日常难产

---------------------

也不知是那日一同去找蓝思追的世家弟子哪个多了嘴,把蓝愿竟是温家余孽的消息传来出去。

不出半日,不说仙家百门,就连那平民百姓都躁动不安。

岐山温氏当年所做所为对百姓来说是如何残暴不仁,对修仙各家来说又如何不是,甚是痛恨。

当年温氏强大到只手遮天,众仙家吃了多少苦头才将至斩尽杀绝。这页才算翻篇。

如今十几年过去突然蹦出一个活的温家小公子,谁不是人心惶惶。且不论这蓝愿当年只是温氏旁系的一名五岁孩童,又在蓝家长大,如何有重复温家的野心。

可世人哪听得入这些,流言向来是越传越偏的。不久,四处就流传着,蓝家蓝愿是当年温若寒的私生,本有可能继承家主,蓝愿身上带着温家传下的修仙宝典。甚至连蓝家包庇温家人目的不纯,根本不像世人眼中那样纯洁不染这样的说法也不知从哪流传了出来,可怕的是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一时间那些半大不小的门派都躁动不安起来。

前些只不过针对蓝愿一人,他倒是无所谓,可听到后者时,他突然抓紧了衣袖,眉头紧皱。

自己竟是给蓝家带来了如此麻烦。

前些日子还好,只是仙家交汇时那些门派看见蓝家人不似以往恭敬的模样,而是颇为怪异的轻瞟一眼。

再到后来竟直接有世家寄书信,在信中旁敲侧击的问蓝宗主打算如何处理温苑一事。

蓝曦臣只是淡淡回到,蓝家并无温苑此人。

意思却很明确。

蓝家没有什么温家余孽,拜了师门的不论以往身份如何,此后都是蓝家人。

“小思追也不必太在意,这流言蜚语若是针对你一人那些,过些时日就散了。又轮到传哪家哪家仙子娴熟貌美了。”

魏无羡敲了敲蓝思追皱着的眉头,语气还是轻快的很。

“魏前辈就不要拿我说笑了。思追还不至于受这种流言影响。。。只是。。似乎让蓝家蒙羞了。”

他越说越把头低下去,稍长的刘海在脸上映出一片阴郁。

“唔!前辈。。”

“都说了别在意了,还这幅样子做甚。”

魏无羡收回敲蓝思追头顶的那只手,又捏住他的脸。

“可是。。”

蓝思追被捏着半边脸含糊不清道。

“别可是了,瞎传蓝家意谋不轨的那些,肯定是有哪些不自量力的门派想借这个风头压压蓝家而已,好踩着清理温氏的口号往上爬一爬,提升点威名罢了。”

“这等事交给忘机他们就好,你操心也无用是不?”

“。。嗯。”

“那个前辈。。我脸麻了。。”

“哎呀,干嘛老是前辈前辈的。之前不是叫了无羡哥哥吗?再叫一下。”

“。。无。。前辈。。。”

“真是的,你羞啥。叫哥哥多好听。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别闷闷不乐的,安静养好伤去补落下的课业,不然蓝老。。。蓝先生又要吹胡子瞪眼了。”

“知道了。”

-----------------------

本想着流言蜚语无凭无据自会消散,可那些不上不下好几辈的仙门哪舍得放过这次机会,能不能拖姑苏蓝氏落水似乎都不是他们的本意,借着“清理余孽,替天行道”的旗子在各门各派中崭露头角才是真正的目的。

毕竟蓝氏不说是四大仙家之一,名誉声望又是极好的,这点风波本就不过是蓝氏心善仁慈收留了一名孩童罢。

可这修仙界几十年不出一件大事,世间太平,哪怕你家底门道再好,没个契机也难以在世人心中高个地位,本这种心思便不适修道,也没几个人敢显现出来,平日谁不是一副清高修士的样子,偏偏这两年夷陵老祖现世那些没赶上热闹的便坐不住了,纷纷抓着蓝家养着温家人这理不放。甚至四处散播谣言。

更是有人到兰陵金氏那吹耳边风。

蓝思追伤好后,如往常一样听学,蓝家一切风平浪静,师兄弟也并未多说什么,反倒是更加照顾起他来。

可外面就不是这一番和平友好的气氛了。

“真是欺人太甚!”

“你又怎的了?”

蓝景仪把抹额狠狠一系,鼓着腮帮愤愤不满道。蓝思追见了只是轻笑一下,把古琴装入琴袋。

“你不晓得!那些平日了恨不得贴上来巴结蓝家的门派在你养伤时四处传谣言就罢,这几日蜀中落雪落的早了,他们竟说是什么不祥之兆。。。还说。说。。”

“说甚?”

“说是当年温氏逆天应灭,现在蓝家私藏温氏余孽则是逆天,还扬言要蓝家把你交出去。。。否则过不了多久便会惹怒天道。。。”

蓝景仪越说越小声,可语气里的愤懑倒是一点不减,后又觉得蓝思追听了会难过便又悔自己一时嘴快。

“无稽之谈,无需在意才是。走吧,别让师弟们等久了。”

“。。。那个。。思追。”

“还有什么事?”

蓝思追背上琴正打算推门出去,却见蓝景仪站在原地不动,犹犹豫豫。

“这次去夜猎的地方。。金凌好像也去了。。”

“。。。。”

这应当是蓝思追从乱葬岗被带回蓝家后第一次出去夜猎,本来蓝曦臣和蓝忘机都有意让他避开这风头浪尖,可他却道正如魏前辈说的,闲言碎语罢,无需在意,蓝宗主也不忍拒绝便才同意他这次夜猎一同前去。

他不曾畏惧其他门派的冷眼冷语,也不曾在意过世人如何看他,可偏偏蓝景仪道出金凌二字时,他却如鲠在喉,不知如何是好。

蓝景仪不是第一次见他这幅失魂落魄彷徨无措的样子。却清楚的知晓每次都是因为金凌。

“思追。。你是不是。。心悦金凌?”

“我。。”

他身影一晃,背对着蓝景仪无话可说。

给看出来了。

他心悦啊,当然心悦啊。那个人那么好。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舒展皱起的眉头回身对着蓝景仪露出一个勉强到难看的笑。

可是我不配啊,你知道吗?

“不可直呼金宗主全名的景仪。有失体统,给先生发现了是要给罚的。”

“。。。”

“走吧。”

蓝景仪抿着唇,看着他推开门,任光把身影吞噬。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