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蜡烛

手残型画手,写手。杂食。更新不定。

两全3(追凌追)
       “我打听过了,再往前走差不多就是那口枯井。最近失踪的村民也确实是在这一带不见的。”
       越往山林里走,茂密的灌木便又遮挡一分视线。若不是三名少年行走时踩碎了些许枯枝烂叶和交谈发出些声响。当真是寂静的可怕。
蓝景仪走在前头继续说着。
       “据说是十几年前一名私奔的富家小姐约好和情郎在此汇合。却没有等到人来。结果一晚上过去直到看见家中仆人赶来抓自己。心灰意冷之下跳了井。也不知道是不是成了怨魂还是恶鬼,最近作恶频繁。只是奇怪为什么偏偏十几年了才开始出来害人。”
      他一边说一边开路,若是平时这些事都是他和蓝思追分着做。只是几天前蓝思追夜猎受了点伤,这次自是不该让他多劳累,另一旁的金家小宗主蓝景仪又怎敢瞎指唤人家。
只得苦了自己又是到处打听又是准备画符,连带路也一并担下。
      按理说就算之前约好了,可现在蓝思追毕竟有伤在身,推掉这次夜猎也是情理之中。金凌虽然大小姐脾气,可又不是蛮不讲理的三岁孩童。也不至于一哭二闹。偏偏自己的好兄弟还二话不说就准备好行囊,向蓝启仁通报后就准备出发。
       事已至此,蓝景仪怎可能放他一个人去。叹了口气也跟了过来。
真是打心底觉得自己当真是讲义气,回头定要从蓝思追那讨点好处来,才不枉费这兄弟仁义一场。
       如是想着,心里暗笑一会着继续道:“还有一个小细节,当时那位小姐的贴身丫鬟也一起消失了。因为时间太久远也只打听到这些。过半个时辰天全黑了,按照村民说的鬼魂就要出来害人了,到时候便知道了。”
       金凌听完,只觉得周遭确实是越来越暗,而且隐约能感受到本应荒芜的山林里有难以察觉的阴气。
       突然蓝景仪声音大了几分又道。
       “到了!应该就是那口枯井了。”
(剧情终于展开了( ¨̮ )每周六图文同步更新。没学过画画,一点都不专业(。í _ ì。)画崩了我的锅。)

评论(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