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蜡烛

手残型画手,写手。杂食。更新不定。

何同归(三) 凌追

(预计错误发现上中下三篇的话写不完,为了故事能完整所以打换章数形式。
我感觉越写越流水账。完全不知道写的什么乱七八糟了。。。)
-------------------------
蓝思追连续高烧了三天,连呼出的气都是烫的,蓝景仪在一旁焦头烂额,却也无计可施。
本修仙之人体质非常人能比,这怎的无缘无故就病倒了。偏偏蓝思追还不许他与蓝启仁说明实情,眼看着人都要烧的昏死过去,蓝景仪一跺脚,冒着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的家规慌慌张张的去上报。
没想蓝曦臣正好也在,听闻后先是叫了医师,又立马唤人去给在外云游的忘羡二人报信。
二人不到半日就赶了回来,看着风尘仆仆的样定是听到消息就一路御剑都没来得及整理衣装,就进了蓝思追的卧室。
蓝景仪焦急之外也不免有些奇怪,任何人看来,蓝思追虽是蓝家较为看中的弟子,但生个病也不至于惊动宗主甚至在外的忘羡如此急忙的赶回。
医师把完蓝思追的脉搏,摇了摇头,表示诊不出哪里出了异样。
蓝忘机眉头难以察觉的微微一皱,与魏无羡相视一眼。
许久后,几人从房间里出来,叮嘱蓝景仪这些天不用上课,负责照顾好蓝思追。他忙点头应下,想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可看连魏无羡都不似平时带着张笑脸就察觉事情并非那么简单,识趣的把话憋了回去。
蓝忘机和魏无羡暂时在云深住了下来,看样子是蓝思追不醒是不打算走。得空时不时来看望一下。
一次蓝景仪在路过时无意听见魏无羡与蓝忘机交谈的内容依稀出现,想起来,当年,的字样。
更觉得事情复杂,而且他似乎忘记了什么。
直到第五日蓝思追迷迷糊糊的发出了声音。他把耳朵凑过去。
“思追你说什么?
“不要走。。等等。。。”
“谁不要走?”
“。等等。奶奶。。金凌。”
“金凌?”
对了,这件事还没跟金凌说。
思此,他拿上佩剑风风火火的转身就出了门,寻思着这事还是要与金凌说一声的。
好巧不巧,他前脚刚离开,躺在床上的蓝思追就动了动。
--------------------
蓝思追浑浑噩噩的做了好长一个梦,梦里所有人都在叫他阿苑。
枯燥却温暖的手,熟悉的陌生的样貌,一张张破碎的笑脸。嘶喊声后,寂静的空气中混合着血腥味。
还有最后抱起他的人微微颤抖的肩膀和沾了灰的云纹校服。
“快把阿苑藏起来!”
“快跑啊!”
“阿苑在这待一会,奶奶很快就回来了。”
不。。。你们骗人。
“死断袖。”
而一切消散时,那最后一抹拂袖而去的金身身影带走了所有的色彩。
“等等!”
一声惊呼,蓝思追猛的睁开眼。眼前却依旧模糊不清,真假难辨。
他几乎连滚带爬的穿上鞋御剑从云深不知处离开,带着无法抑制哽咽的哭声。
浑噩的思维被那些突然凌乱灌入的记忆勒住,连同呼吸都变得困难。那些属于自己的,黑白不论的故事从被埋葬遗忘的年月里硬生生挖出来。混着还未愈合的新伤鲜血淋漓。
--------------------
众人寻到蓝思追时,他跪在乱葬岗肮脏的地上,那双用来练琴的白皙双手此刻的指尖因在粗糙泥石上摩擦而血肉模糊。
蓝白的校服染了暗红的泥,抹额垂地,青丝散落。泪水顺着颤抖的唇角滴在那用血写成的“温苑”二字上。狼狈不堪。
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将军静静的守在一旁。看不出神情。
“我才是真正的温家余孽。对吧?无羡哥哥。”
他抬起头,那双温润明亮的眸此时泛着红湿漉漉的望向身后的魏无羡,用着十三年前的那个称呼。
“思追你想起来了。”
“嗯。”
“都过去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别想那么多。走吧我们回去。”
魏无羡面上迟疑了一会,便又似无事般没心没肺的笑着打算上去拉走蓝思追。
走进了才发现除了指尖,蓝思追身上还多了许多擦伤和淤青。连灵力都所剩无几。
想来定是大病未愈强行御剑,也不知跌了多少次才一身伤的来到这。
回去?
盯着魏无羡与记忆里混淆起了的笑脸,蓝思追真的安心了一瞬,差点真的信了那句“算不得什么大事。”
可正要起身却在看见人群后面咬牙切齿的金凌时,那仅剩的一点心安霎时间碎了一地。
甚至眼泪都流不出,四周都死寂下来,目光所及只剩那个金星雪浪袍的少年。
还有他附上岁华的右手。
蓝思追从来觉得金凌穿上那身金星雪浪袍是最好看的,意气风发,大好少年。每见一次便是满心欢喜,带着小心隐藏的心思。似乎单是如此就觉得心中是甜的。
可他从前有多欢喜,此时便有多恐惧。
第一次的,蓝思追那样害怕着这个人。怕到脸色煞白,全身颤抖。
那把剑,是用来清理温氏余孽的。
他想逃,越远越好。
----------------
蓝景仪拧了拧湿毛巾,处理着蓝思追指间的伤。他看着那刨了不知道多久沙石残破不堪的十指。心里一阵自责。皱着眉头,没有了平日嬉闹的样子。
自己兄弟好好的怎么就成了温家余孽呢。
“对不起,景仪让你担心了。”
蓝思追见他愁眉苦脸,下意识的想挤出一个安慰的笑,却第一次觉得笑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
“是我毛毛躁躁的你在生病还跑出去了。你道什么歉。”
“。。景仪。你讨厌我吗?”
听到这句话,蓝景仪手上的毛巾突然用力了些,热毛巾一下子敷在伤口上。蓝思追忍不住“嘶”了一声皱紧了眉头。
“你还知道痛啊。我们一起长大的。要是就因为你是温家人我就讨厌你疏远你,你把我当什么?”
“你以前怎么样重要吗?”
“反正我认识的只有蓝愿,蓝思追。”
“你以后也只会是蓝愿蓝思追。”
“你姓蓝。”
“所有人都会这么觉得。”
他低着头,重新清理起蓝思追的手。语气却是从所未有的认真。
“金凌,也会这么觉得吗?”
“。。。。他会的。”
蓝思追知晓他那片刻的迟疑带了多少不确定。垂下眼帘怕给看到自己太过落寞的神情,还是轻轻的开口道:“谢谢你,景仪。”

评论(2)

热度(79)